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安canon | 16th Jul 2008, 23:40 PM | 一般 | (355 Reads)

七月十六日

首次聽到囍帖街是七月十六日凌晨,歌曲也沒什麼特別。只是歌中的一句,竟一聽便烙到心頭上。當然,適逢心情不暢快,也的確讓我更易於投入歌詞裡。

……階磚不會拒絕磨蝕 窗花不可幽禁落霞……

起初聽來也未明其意,但總在心底隱隱有點不自在。今天,整天日光普照,自己卻總像走在高樓狹縫之間,污水、廢氣、寂靜。

回家後,便從網絡上找這歌詞,卻好幾次撞了機!唯有洗澡後再試,方能如願。

洗澡期間,就在念那兩句,唱那兩句。聽說,文字人總會OVER rread,不知這又會否是個例子:

「街磚」只是鋪在路面,也算是路,乃用以讓人通往其目的地,但難免的是,到達目的地前,拐彎迷失之故,路,總不只踏過一條;街磚,更是踏過不少。

「窗花」,或說是窗,乃觀看美景的通道,刻薄點說,就是工具。至於窗外是朗空萬里、陰霾滿佈,窗卻可說是無半點干預之權,無半分保證之力。

這當然是首情歌,這兩個象徵大概也不會不是用以代表感情或婚姻吧?果真如此,那會是多麼的唏噓呢!難怪詞人寫道:「你注定學會瀟灑」

只是,人總樂意留給自己一點希望,儘管那希望只是浸在溶液裡的一隻標本──那希望大概還可以充當一柄開啟回憶的鑰匙吧!

所以,注定瀟灑的詞人會還是要問:「溫馨的光景不過借出,到期拿回嗎 ?」

 

後記:

找到歌詞以前,有一網頁雖無歌詞,卻播放著此曲,我用mp3機收錄了那曲。因近日電腦的Speaker線接觸不良,收錄出來的質素甚差。再加上mp3機的speaker也只是小小的,故回放此曲時,就像從舊式收音機播放出來似的,我卻相當喜歡,大概那沙沙的聲音正散發著一種懷舊的氣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