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安canon | 30th Aug 2008, 13:21 PM | 一般 | (96 Reads)

死給行理

 

八月卅日

今天,新聞提及內地金牌大軍抵港,其入住的酒店,記者雖然無法直接入內採訪。但由於記者們早已租下房間,於是,按著顧客至上的公平原則他們便可以客戶或客戶朋友的身份進出酒店。這樣看來,記者真的收風很準,要是慢一步,大概也沒有入內的機會呢!翌日,人家張張大特寫,自家卻只有發佈會的一些人有我有的照片,在通漲猛虎前,又有誰會為你掏出六塊錢呢?

此外,昨天,運動員下機後,他們的行李竟然也成為了拍攝對象,這就有點讓人難以明白了。難道我們真的有此高尚情操,只需睹物思人便可。果真如此,大概也用不著在卅六度的焱夏,大排長龍,也只為求一票吧!有時,真不知是港記者質素,還是港人質素有待改善呢?

唯一可幸的是,現在已甚少運用菲菻,不然便有太多「枉死之魂」, 太不環保了!


安canon | 30th Aug 2008, 13:16 PM | 一般 | (62 Reads)

樹心可知

零八年八月二十九日

 

今天讀報,再次讀到赤柱倒樹殺人的消息,文中提及,該樹被「分屍」回收之時,記者目睹樹心早已腐化,且有數之不盡的螞蟻在其中進進出出。只是,大樹的外表仍不見什麼異樣。

 

想來,這就與人無異,有天,他的心不知道受到什麼感染,徐徐腐化起來。只不過,即使內心發出異味,無數的鬼主意在體內不斷爬行,此人仍可保持外表清純,行為正直之狀,其惡心則毫不為人所知曉。

 

就是這樣,只有某天,他全然受到內心支配,在眾目睽睽下,不能自制地做出不可理喻的行為,人們才有機會一睹此人的真我風彩。

 

但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若得以好好培養,人雖然無法高過參天大樹,心靈卻卻當然能比木紋更為復雜,因此,不少深謀遠慮者,均能在暗下毒手後,依然不露馬腳,陪伴在則,溫柔地安慰你,甚至聲嘶力竭地賊喊捉賊也說不定呢!

要確保個人人身安全?那就真要在我們親身歷練以後,慢慢有了挑通眼眉之能,才能稍有把握呢! (閱讀全文)

安canon | 17th Aug 2008, 05:18 AM | 一般 | (108 Reads)

千古難題

失眠

不知為何,這晚又失眠了。人總是煩燥不安,想做點什麼,又怕讓自己腦部過於勤快,更難入睡,想靜躺著,卻又感到精神愈發清醒,想聽聽電台──好聽的又太吸引,不好聽的又讓我很想轉台,結果又是難以分散注意力……

總之,不論如何,就是無法安穩下來,究竟有何方法呢!

 

請教教我!


安canon | 13th Aug 2008, 10:47 AM | 一般 | (113 Reads)

豺犬物語後感

日前,收看了一齣日本電影《豺犬物語,是一部溫情為主的電影,故事記述一個日本家庭收養了一隻流浪的豺犬,並在鄉間過著簡單愉快的生活。後來,鄉村發生了地震,長大了的豺犬及其初生的小犬們勇救了被困的爺爺和小孫女,但基於直升機無法同時接載豺犬們,小孫女唯有無奈地將豺犬留於災區。幾經辛苦,這家人才能回到災區,並將豺犬尋回,繼續一起生活。

誠然,劇情並非有何特別,佈局也未見別出心裁,但當中帶給了我一個疑問。在面臨犧牲的時刻,堅強的那位(電影中的豺犬)就要首當其衝嗎?這算不算過於現實呢?

電影中,豺犬竭其所能,以救主人,但卻因環境條件不足,而落得被遺棄的下場。當然,若以人命和犬命相比,抉擇還可輕省一點。但若兩者皆為人呢?難道就需先讓堅強的人先作犧牲嗎?這會否也是我們對待身邊人的一個盲點呢?

誠然,生離死別之抉擇不多,反而日常小事,如:多花時間在那人身上等,卻時常露出我們心底所思。部份人被忽略,可能不以為然,但我們也不可視之為理所當然。若長久如此,這種雙方也「無可無不可」的習性也許便會凝固起來,成為彼此間無形的牆垣。


安canon | 8th Aug 2008, 13:35 PM | 一般 | (72 Reads)

Ring Stick

是這個ring

想早日擁有一支


安canon | 8th Aug 2008, 12:54 PM | 一般 | (96 Reads)

倒數與COS

 

八月八日

這是充滿倒數的日子、也是充滿人龍的月份,打八月份搞得這麼樣,讓獨處家中忽然變得很不安定似的。

收看家好月圓,似乎讓我曉得,原來人總是如此,即使不好看,只要開了頭,便有什麼暗中牽引著似的,教你不收看時感到有點損失,這可以算是一種感情嗎?

彷彿sincos的曲線似的,事情始終又重覆起來,只不過間中起伏大一點,有時顯得平順一點。

近日,倏地感到需要多點做決定弓,說來也真見笑,卻此時才發覺,往日,自己作很多決定時,也似乎自組了一間市場策略公司似的,做了調查(當然樣本不到500個啦),方能安心決定!

當然,感謝上帝,路似乎也算走得不過不失,又或說是自己並不會感到太多不滿。

近日,很多很多次地夢到中學同學,怎麼說呢?不清楚,也不想下什麼意見,總之不是不開心吧!

 

話題一轉,也說說自己,近日才發現,或者說,較親入地明白到自己,原來自己的目光也真的很短淺,自己算盤也的確很細小,算來算去也只那幾件事。這便不難解釋,自己為何見識那麼淺薄,情緒那麼易受牽動了!

 

幸好,這幾天開始了一個小習慣,給了我一點改變……


安canon | 2nd Aug 2008, 15:52 PM | 一般 | (178 Reads)

我看家好月圓──六大疑問

 

有幸收看家好月圓,讓我留下六大疑問──

 

1其實,「欄Gag-此潮語用於此劇當然無不妥,但在劇中的主角回憶中,還聽到《容易受傷的女人》,小孩還談及《龍珠》、《美少女戰士》,那時他們已在用「爛Gag」一詞,何解?

2同樣,在八月十五晚宴當晚,陳豪播出自拍影片,本該視作正常不過,皆因拍片在這個「U-tube」普及全球的時代,本屬吃飯看戲一般的常事。但陳豪播放的卻是他們孩童時代的生活片段。那時代,手提攝錄機已流行了嗎?還是他們正使用電視電影製作專用、體形巨大、份量沉重的攝錄機呢?而當年,即使已有了手提攝錄機,售價大概也不低吧……

3另外,不知大家會否留心,劇中的一段新聞報導裡,記者引述天氣報告時,竟用了「天文台發言人」的稱呼──有問題嗎?沒有──如果那是回應市民投訴或查詢的話:一般引述天氣報告時,記者或主播也只會以天文台科學主任相稱,皆因執行此任務的確是此人。這樣的對白,應算作創意嗎?

4而為了知阿月(楊怡)的去向,谷姐竟那麼容易將阿興(陳法拉)的電郵列印出來呢(且是圖文並茂的)!即使一次得手,怎麼尚可有第二次的成功呢?

5另外,如果荷媽是個小心謹慎的人,她要將阿莎的律司信件拿去翻譯,怎麼他不先將之影印,反而要取去正本呢?還有,若然她真的對阿莎借錢一事有所懷疑,她怎麼尚要讓其父先兩度借出大筆金錢呢?這種表面信任,內裡窺探的行為,是虛偽,還是愚笨呢?還是,他刻意讓妹子中了其圈套,以致捉賊之時可以拿贓,若真如此,那又代表了怎麼樣的性格呢?

6此外,谷姐的口沒遮攔、詩琪姐的大量,真的存在嗎?為了中秋團圓,一位老人家真的會如此患得患失、情緒波動嗎?

 這些疑問有答案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