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安canon | 27th Jan 2009, 17:30 PM | 一般 | (35 Reads)

傻仔兩件事

 

哎呀估唔到腰圍比年齡更早突破了30大關添

 

不過,可能係自己太少買褲,太少親自買褲吧

所以,即使早已廿幾不再,卻懵然

有時,活在無知還多點生趣

 

以前成日誇口,人怕出名豬怕肥,我就兩樣都唔怕

如今要收收口呢

 

..仲有一件事

但忽然唔記得

 

安canon | 24th Jan 2009, 18:23 PM | 一般 | (31 Reads)
「死先行先」=忙人日記(1)近日很多感想,真要老土點說句,不知從何說起…… 先談零九年,不知怎的,實在對今年充滿盼望,深信這是充實的一年。除安排了學習,也安排了一些新的義務工作。學習方面有信仰和電子琴等,,義務工作則主要在NGO裡嘗試做點文字工作。 對此,本已計劃在年首好好寫出計劃和時間表,只是嘛,愈忙愈不計劃,「死先行先」──那個死線較近,便得執行,根本用不著思索。時間表……當然只有自生自滅吧!誰管。 誰知,還額外加插了「DID」的PartTime,同時,正有兩個單位需要寫點東西──其一還要首次替人訪問呢! 在預備訪問期間,發現那種在短時間認識一人的奇妙感受。 忙和新鮮感真像軟性藥物! 如今看來,發覺自己那時早已浸新新鮮感的興奮,彷彿計劃都快要實現啦! 那日子很累,那日子也甚少回家用飯,但那日子卻活力充沛,也睡得好! 只是,正興奮上腦,那事卻如冷水一盤……  

安canon | 24th Jan 2009, 18:21 PM | 一般 | (15 Reads)
非典型訪問(打岔1)=忙人日記(2)那是1218日的一周。周四接受了港台《思潮作動》的訪問。自覺那天表現不錯,訪談沒有定下主題,卻反而丟掉了傳媒常有的那種典型塑造的文化。那種文化總教人難堪,彷彿某種人,便只可從某種角度採訪。,如:身有病患便必然是積極樂觀,排除萬難,才能活到現在。不錯,社會需要某些榜樣,人卻不應是倒模出來的。有時,我想,索造典型不就等於打擊多元嗎?對典型以外的人,不會做成點壓力嗎? 舉個相關例子:每每讀到自殺、意外喪生的新聞,總是如此──學生,可愛、品學皆優,父親,辛勤苦幹,長者,慈愛,勞苦終生等。 不錯,人皆死矣,何苦從他們的短處報導呢!何不留他們一個良好形像。但是,讀得多了這些報導,我不覺會問,替一個人惋惜,難道必需那人擁有某種品格嗎? 不可愛的學生跳樓,懶惰的父親車禍喪生,難道就死不足惜? 這大概本人想得太多?但不妨也想想,某些意外,真的需要那麼多報導嗎?,他們的過去又真的跟讀者有關係嗎?結果,只會造成我這些問題老年的疑惑…… 對死者家屬,那就似乎更是一種費心勞神的應酬,誰曉得那些立場鮮明的報章、「有心」的記者,何時引用了你在心情悲憤的一句,當作指責政府的話! 報導出來,對「未知死」的人也不過一時感觸,明天便又是明天的新聞了。頂多學了數個「哭成淚人」之類的四字詞吧。 至於,關於病患者的報導,同樣教人奇怪,或者有一日,只讀報章的人會以為世上沒有不堅強的病患者! 談回港台訪問,其實真是「吹水」為多!記得錄畢第一節,我不禁脫口道,那麼快!明顯輕鬆得很呢! 我想,自感表演不錯,不因談話內容,純粹因為自己也算有問有答,有些回覆也讓自己大感意外!詳情可聽日後播放──本人暫也未知播放日期。 P.S.記緊聽最後十多分鐘!在港台賣廣告──更是替某某宣傳呢! 

安canon | 24th Jan 2009, 18:19 PM | 一般 | (21 Reads)
典型訪問(打岔2)=忙人日記(3) 周五,接受了中大雜誌的訪問,應是中大線吧!開宗明義,說以厲志為主題,那就如電影裡,警員走進安發現場前說的一句「伙記做野」,聽罷,我還可以怎樣。就是接受、不接受的問題。 恰巧需要宣傳活動,便接受了訪問,當然,我想,宣傳的活動也只能是佈景版。,主場景還是一個厲志故事。(我知道,訪問我的記者也有此同感。) 但幸運的,我能認識到有些公司接了不少工作,乃是一些雜誌out-source的。這彷彿提醒了我,自己還有點機會找這些文字工作呢。 記得周四的港台人還提及,做人物訪問,對於視障者的確有點困難。我當然也非不知,但仍想試試。 那天,我也努力替自己爭取了一下呢! 我想,自己近日的喜悅,也因自己比以往更努力,更會爭取,彷彿自己成長了點─┴當然,這不一定沒有缺點……  

安canon | 24th Jan 2009, 18:18 PM | 一般 | (20 Reads)
朋友‧對不起=忙人日記(4) 就在歡天喜地的日子,周六,收到朋友電話,告訴我,另一朋友近日正忙於替大家預備展覽裝置,可惜,在周五的開幕禮裡,我們卻甚少人出席,這實在讓她氣餒……(我也沒有出席!) 那時,我真的想解釋一下,也覺得自己理由充足,只是,同時,也感到十分內疚。 只覺那是嚴重事故。怎可能?自己竟然讓朋友傷心了!那是自己十分接受不了的自己!這就是那盆冷水!把對零九充滿盼望的自己淋醒了一點。 那幾天,也在想,不錯,以往追求有時間空間應該是對的,不應讓自己太忙呢!但我有這樣的安排,也不是無緣無故呀!我也是有計劃的。 那幾天也沉浸在那些問題裡。 記憶中,這是較清楚的一次,清晰地確定朋友是因為自己的出席與否而多少受了點苦!那是多不快! (*P.S.小組可見留言) 

安canon | 24th Jan 2009, 18:16 PM | 一般 | (20 Reads)
對自己的要求=忙人日記(5)除發現自己不太投入那事外,相反地,想起了之前一件,滿意自己的事。 一次,答允朋友借給她一張唱片。但由於本人愛片如命,總將唱片轉成MP3格式,儲於電腦,往後,便將唱片和封套好好地分開收藏。(因不想封套因經常打開而弄破) 結果,花了一晚仍找不到要借出的唱片。出門前,曾想過「側側膊‧唔多覺」,但後來,卻想,失望是沉重的,我們面對太多的失望了,何苦無緣無故地讓人失望呢!況且,到了這年紀,出來應酬多了,知道所有人其實也無時無刻在觀察你,或換個口吻說,你我的形象誠然在不知不覺中,慢慢地在別人心裡形成,是一點一滴的。 知道,對一間公司而言.goodwill是十分重要的,同樣,對人而言,信用也是無形資產。於是,我告訴自己,何苦為百多元,破壞自己形象呢! 所以,買了張新唱片,撕掉透明包裝膠紙,借了給朋友 當時,自己也有點佩服自己,有點自覺不凡呢! (**一定要讀以下這句!)實不相瞞,我不是經常能保持這狀態呢!但那絕對是對自己的一個期望! 後記1:那張唱片在接受港台訪問前一天,找到了,另外也找回兩張喜歡的英文唱片。的確愉快!且不停重聽呢! 後記2也很欣賞那朋友,在這年頭,還會借唱片。一來,他堅持了不買老翻!二來,雖沒有錢,也樂意投放於自己的興趣。三來,他一定有聽那唱片,原理和買書借書一樣。借來的書,通常也會讀畢,買來的書,卻總是擱在一旁。 後記3所以,堅持一個原則也實在是極大的挑戰。好些想法,如:支持環保、不光顧工資低的快餐店等,無不被繁忙的生活壓成粉沬,不知吹到那裡去了!但我想,自己仍要對自己有點要求吧! 

安canon | 24th Jan 2009, 18:14 PM | 一般 | (18 Reads)
撕開膠布=忙人日記(6)

到周六、日,參與了那個被稱為互動的裝置。事前,啟導問了一些關於意願的問題。期間,觸及一個核心題目,就是不要因著一人的意願,而參加一件事。

(其實,他們很強調這並非一個演出,只是一時間真的找不到合適的用詞)

 這些題目都進入了心坎,因而那兩天的狀態其低。其實,想通了,知道自己已找到更重要的東西,已不能放太多時間在藝術活動(雖然以往自己已非全然投入)只是,那幾天也找不到合適的機會表達這想法,應該說,那幾天並不合適。只是,雖說已決定了,卻發現原來也有點不捨,我也喜歡做點「無聊事」,找些他人不做的事幹──彷彿有點自豪2。這些非功能性的事都可在藝術活動裡找得到。此外,更喜歡的是團隊的感覺,更不捨的是合作過的朋友……這感覺是肯定的,但不知這是否好事,因為這似乎告訴我,自己乃喜歡人的關係,多於藝術呢! 那兩天,很想用一個形像表達這種感受,倏地想起,從未癒合的傷口上撕掉膠布的情況。痛是痛不到那裡去了,只是,當看到那帶點血肉模糊的瘡疤卻不免心酸。現實殘酷!那個人,那一天,能額外多得一小時呢! 那兩天,的確反覆想這些問題,有時苦笑,有時大大地吁出口氣。 這些無奈,有時也像人和人的關係──縱然投入了不少時日,卻發覺自己喜歡的並不是這些。又或者,雖然自己的確喜歡某些事情,卻發覺自己有更熱衷的東西需要追趕…… 那天,走在昏暗而窄小的街道,忽然哼起了《捨不得你》…… 又一天,心情輕鬆了點,則想到幾句,和你買的飛機票最後變做這張碎字條倫敦的積雪等不了…… 情事與世事都要專注可惜只得一副心思(《抱著你的日子》/黃偉文) (註:花了半天時間寫這些,還是停一停吧!本來還想寫寫零九計劃和一些雜事,唯有再一次擱下吧!) 

另外,不嘆息,人的確可以很忙,可以忙得連記下自己的感受也需要等。很明顯,這天記下的感受,跟當時的激動已大有不同了。

 不過,也是清晰了一點。(P.S.)有朋友認真地告訴我,很認同我上文提及心動的一節,那話我很開心,或者誠實地表達自己,通常也較易讓人有同感呢!#抱著你的日子 聞說你的心傷了 最後卻沒法等我治療 自己將傷勢醫好了 期望也動搖 難怪你都心灰了 再沒寄望我可慰寂寥 仍體恤的說不緊要 然後背著我哭了 * 應該抱著你的日子 沒時候 伴隨在側是迫不得已 情事與世事 都要專注 可惜只得一副心思 應該抱著你的日子 沒時候 伴隨在側做看守天使 難道要壯烈 戀愛一次 必須拋開一切皈依再共處 (必須花光整副心思 去下注) * 和你買的飛機票 最後變做這張碎字條 : 倫敦的積雪等不了 原諒我獨個走了 Repeat * *  :梁偉豐. :黃偉文. :Ricky Ho.  

安canon | 24th Jan 2009, 09:45 AM | 一般 | (76 Reads)

半生緣後感

 

其實已讀畢《半生緣》一段時間,卻只有少許時間,寫了一點粗淺的感受。

表面得只可當做一點記錄……

 (摘錄)

「世鈞,你幸福嗎?」

 

世鈞想道:「怎麼叫幸福,這要看怎麼解釋。」

 

她不應當問的,又不能像對普通朋友那樣說,馬馬虎虎,滿腹辛酸為什麼不能對她說……

 

也許愛不是熱情,也不是懷念,不過是歲月,年深日久,成了生活的一部份。。這麼想著,已是默然了一會,再不開口,沉默就成為一種答覆了,只道:「我只要你幸福。」話一出口,他立刻覺得說錯了,等於剛才以沉默為答覆。

 

單單讀這幾句話,似乎沒什麼特別,但若讀畢張愛玲的《半生緣》。幾經波折,終能重逢,卻赫然發現一切均無法逆轉。徒然!

 

小說裡,深刻的是曼貞、曼露、甚至二人的母親,她們均非品格不好──曼露有她的犧牲、曼貞有她的堅持、她們的母親也有維繫家庭的傳統觀念,卻最終交織出三段悲劇,三段無奈的生命,認真教人嘆息。這大概是一種深沉的灰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