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安canon | 18th Mar 2009, 17:16 PM | 一般 | (196 Reads)

一次訪問,如此震憾

 

難怪記者朋友曾說,行家做得多訪問,便愈覺自己不足,最終走上進修之途

 

昨天最樣衰的是忘了帶錄音機,,如今真有點壓力

唯有盡力做吧

 

安canon | 16th Mar 2009, 19:13 PM | 一般 | (184 Reads)

雜記2

 

160309

  

哥歌

電視又開始播放張國榮的廣告,又一年了,對這人本來感覺不大,和陳伯強差不多,在他過生後,才從其歌曲開始注意到他。

(陳伯強則是某年收看港台的不死傳奇才重新接觸他的歌。)

記得有誰共鳴裡,林燕妮提到一個片段,當年,哥哥唱《風繼續吹》,在一致看好下,連一個獎也拿不到。慶功宴上,眾人和橫掃多獎的羅文高聲暢飲,哥哥卻默不作聲,悄然淚下。

聽來,真讓人心酸,美人灑淚總有異常脆弱之感。

有一段時間,唱K,總點《大熱》,大概表達了一種反叛吧!自己必點的、他人必唱的還有《左右手》、《追》、《今生今世》。但我喜歡的是《春夏秋冬》,旋律舒服,內容精巧,還不失一份淡然哀愁(摯愛)

此外,尚有《明星》,但這只因本人喜歡葉德嫻。只是,我相信,在多人心中,他實屬明星一顆。

 

片段

周六在家吃飯,正播港台關於元家班的特輯。其實,心不在焉,心裡想的卻也是電影。如今,少看電影了,因看不清畫面,若是外語片,更沒法讀字幕……

追想起來,《畫皮》、《紫狐物語》、《門徒》……的確久久才看一齣──當然,在家是有看光碟的,上述乃指入影院那種。

從畫面來說,較深刻的還是02年的《無間道》,偉仔、劉華天台舉槍互指。

「我是警!」察「誰知道?」

這大概可算全戲的點題對話,現今社會,就是忠奸不分的了。

另一畫面是秋生墮樓。我總覺得這一幕充滿計算。記得之前一莫是什麼嗎?偉仔剛和秋生密談,卻得知黑幫趕至,他直奔下樓,坐上的士,並叫司機從大樓後門繞至正門。

看到這莫,院內響起笑聲,我也笑。隨即一聲巨響,秋生掉落的士頂,並奏起音樂,偉仔愕然回望……

所謂計算,就是導演,以悲傷的一幕緊接之前的「笑位」,那種情緒的落差,一如墮樓 。所以,這幕相當難忘。 

想到電影,記起Edwrd Scissors Hand,港譯《幻海奇緣那是小時候,從明珠看到的西片。講述以剪刀代斷指的男主角如何受盡排斥、如何遇上女主角等事。已忘了故事結局但其開首頗特別,仍沒忘掉……

一片雪景。

女孩問祖母,何以下雪。

祖母開始講故事……

(註:故事指,剪刀男最終逃到山上,以其手上剪刀造冰雕,因其落力削冰,才引起漫天飛雪。)

另外,男主角憂鬱的目光是很合適那角色的。

  

奇妙的甜

前天喝奶後,取來一塊麥維他消化餅,奇怪,入口時,餅乾生出一種不曾嘗過的甜!我不太愛甜,這莫名而來的甜卻讓人興奮。

這就是化學作用嗎?

親身經歷的總比聽來的來得震憾。

  

###春夏秋冬-張國榮

  

:葉良俊詞:林振強編:AdrianChan

 

秋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秋風即使帶涼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填密我夢想

就像落葉飛輕敲我窗

 

冬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天空多灰我們亦放亮

一起坐坐談談來日動向

漠視外間低溫這樣唱

 

*能同途偶遇在這星球上

燃亮飄渺人生 我多麼夠運

無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從沒再疑問 這個世界好得很*

 

暑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火一般的太陽在臉上

燒得肌膚如情痕極又癢

滴著汗的一雙笑著唱

Repeat*

 

能同途偶遇在這星球上

是某種緣份 我多麼慶幸

如離別你亦長處心靈上

寧願有遺憾 亦願和你遠亦近

 

春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春風彷彿愛情在醞釀

初春中的你撩動我幻想

就像嫩綠草使春雨香

安canon | 5th Mar 2009, 09:33 AM | 一般 | (189 Reads)

一星期前

 

一星期前,天總是陰陰的,空氣也是涼涼濕濕的。早上,跑到樓下,人不多,汽車更少。雖有點雜聲,卻更見寧靜。

這日子發生些許事,人有點惘然,記憶卻啟開了一線縫隙,總莫名地勾起一些中學時代的感覺。

走在灰白雙間的斑馬線上,我想,這感覺就如黑房裡、被小燈泡投映嬙上的一個影,巨大、矇矓、不成比例、神秘卻親切。

 

這感覺已不知何時消散,但相信,它就如雨後路旁的草腥,或風中飄蕩的洗頭水味,總送給我不少符號。

 

後記:

頗喜歡「嬙上投影」的比喻。